警用无人机在反恐战斗行动中的功能及常用战法研究
  • 特种装备网    发布时间: 2017-08-13     关注我们:
  •     摘要:警用无人机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行动中的功能与作用,主要体现在巡逻监控、侦察取证、参与攻击、物资运送、通信中继等方面。公安边防部队在搜索、封控、震慑、攻击等各种反恐战斗行动样式中,警用无人机均可参与行动,针对不同的战斗样式采取不同的战法,可以使警用无人机的功能与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关键词:公安边防部队;警用无人机;反恐战斗行动

        警用无人机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行动中发挥作用,是实施反恐战斗行动高效指挥的重要条件之一,一直以来被各级领导和战斗分队所重视。但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实践中,更多情况下只闻其声而未见其果。2017年1月24日《中国边防警察报》刊登了一则《公安边防部队首支警用无人机航空队正式成立》的消息,使人们对警用无人机如何真正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行动实践中发挥作用产生了无限遐想。无人机并非新生事物,在反恐战斗行动乃至军事行动中应用极其广泛,其功能与作用也在论著和学术刊物中多有记载,但警用无人机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实践中的应用仍属新问题。警用无人机到底都有哪些功能可以在反恐战斗行动中发挥作用?应用警用无人机要遵循哪些原则?具备什么样的基础条件才能真正使用无人机?反恐战斗中应用警用无人机有哪些战法?应用警用无人机要注意哪些问题?……诸多问题都有待深入研究和探讨。为使各级指战员从应用角度更深入地了解警用无人机,本文重点对警用无人机在反恐战斗行动中的功能及常用战法进行研究。

        一、警用无人机在反恐战斗行动中的功能

        固定翼警用无人机具有长航时、高航速、大载重、高空飞行等特点,多旋翼警用无人机具有低成本、易操控、定点悬停、机动灵活等特点。与上述特点相适应,警用无人机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行动中可以实现巡逻监控、侦察取证、参与攻击、物资运送、通信中继等功能。

        (一)巡逻监控

        边境地区反恐战斗行动区域面积较大且地形复杂,依靠地面封控力量巡逻时不仅耗时耗力且易出现盲区和缝隙。在公安边防部队反恐战斗行动中,使用固定翼、多旋翼无人机搭载图传设备在战斗区域或外围采取盘旋或悬停的方式,配合巡逻封控警力对地面情况进行实时监视,可以及时发现恐怖分子的活动。一方面,通过无人机巡逻发现情况后可就近处置,节省警力;另一方面,无人机巡防时也能填补地面封控力量巡逻时产生的盲区和缝隙。

        (二)侦察取证

        侦察取证包含警用无人机的两种功能,即侦察搜索与取证照相。侦察搜索是无人机自发明以来应用最早、最成熟的功能,它依靠装在无人机上的照相机、摄影机、微光夜视仪、红外扫描器和雷达等设备,实现侦察和搜索功能。取证照相则是在侦察途中或战斗中对恐怖分子的活动实现证据固定的功能。当侦察区域较大、地形较为复杂或者由于社会因素等方面限制不利于人力进行实地侦察时,无人机能够担负起代替人工进行侦察搜索的任务。例如,应新疆西部某地公安局邀请,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的警用固定翼无人机“鹰眼”曾搭载热感成像仪日夜连续对182km2土地进行侦察搜索,并于夜间搜索出暴恐分子两名[1]

        (三)参与攻击

        1.直接攻击在反恐战斗行动中,公安边防部队可根据多旋翼无人机可悬停的特点,搭载强声、强光或抛投设备悬停于恐怖分子藏匿地的上方,通过强光照射、喊话、发射爆震弹等方式对其实施心理上的直接攻击。还有一些多旋翼无人机可携带质量轻、后坐力小的航空枪炮,可以配合地面力量直接对恐怖分子实施火力打击。充分发挥警用无人机的攻击功能,能够在战斗行动中更大程度地对恐怖分子形成压制,提高打击效率并提高战斗队员的安全性。

        2.引导攻击引导攻击功能主要应用于追击行动中。警用无人机在侦察中发现恐怖分子后,可采取悬停或者跟随移动的方式,将画面实时传输到地面控制站;地面控制站通过整理图像中恐怖分子所在的位置、运动方向、运动速度等信息分析出最佳追击路线并向指挥员汇报,引导地面行动力量追击恐怖分子。当地面行动力量视线受阻时,还可以利用标记的方法向指挥中心指示恐怖分子的位置。例如,夜间在林地、高苗地,警用无人机搭载微光夜视仪搜索到目标后,可通过向目标发射荧光材料的方法标记出恐怖分子的位置,引导部队前往处置[2]

        (四)物资运送

        目前,小型固定翼警用无人机具备载重约15kg、80km航程物资运送和约15m范围内精准投放的功能。边境地区发生的反恐战斗行动有时持续时间较长,当封锁山洞、包围山谷恐怖分子死守不出,公安边防部队短时间内不能攻下,弹药、物资消耗较快,后续支援力量又尚未到达时,可以应用警用无人机对一线战斗队员进行子弹、药品、食品等物资的运送和补充。

        (五)通信中继

        通信中继就是使用多旋翼警用无人机作为信号中继站,解决部队通信联络问题。我国边境地区地形多样,其中山地地形会阻隔或吸收无线电、微波等信号,影响部队之间的通信联络。尤其是在新疆的部分山区,分队一旦进入,很容易与作战区域外的指挥所失去联络,导致战场内求助信息无法发出,指挥所不了解战场情况无法做出决策。此时,多旋翼警用无人机可携带信号中继设备在短时间内承担通信中继的功能[3]

        二、反恐战斗行动应用

        警用无人机常用战法反恐战斗行动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各个行动阶段有不同的侧重点,故应用警用无人机执行的任务和进行的动作也各不相同。研究警用无人机在搜索、封控、震慑和攻击等行动样式中的常用战法,能为公安边防部队遂行反恐战斗任务时应用无人机提供理论指导,并促使警用无人机功能得到最大限度地发挥。

        (一)搜索行动中的警用无人机战法

        搜索行动是公安边防部队遂行反恐战斗时,对可能藏匿恐怖分子的复杂区域进行搜查的活动。地面搜索警力对目标区域进行搜索的同时,指挥员可以指令警用无人机搜索组在空中进行配合搜索。

        1.搜索面积较大区域时的警用无人机战法面积较大区域主要包括山地、荒漠草原、江河地区、水网稻田地、林地等,这些区域单靠人力难以实施全面、有效搜索,应充分利用警用无人机配合地面搜索力量进行搜索行动。主要采取的战法是:分段划片,S形航行;螺旋向心,升降侦寻。

        “分段划片,S形航行”战法适用于林地、高苗地等地形。分段划片是当搜索面积较大或搜索警力不足时,可先将搜索区域划分为若干个片段,派出部分警力重点控制各片段之间的交界,之后使用警用无人机与地面搜索警力逐个片段的进行协同搜索。S形航行是指警用无人机在搜索片段内横向航行,而地面搜索警力此时则纵向推进。无人机小组控制警用无人机携带摄像设备或热成像设备,在地面搜索警力的前方以S形航线对地面进行搜索。需要注意的是此战法中警用无人机搜索时应当始终处于地面搜索警力的前方,在发现目标后悬停于目标上方,并迅速通知指挥中心,进而引导地面搜索警力向目标方向前进。

        “螺旋向心,升降侦寻”战法适用于山谷、高地等地形。螺旋向心是指搜索过程中警用无人机的航线是绕着山体螺旋向上或绕着山谷螺旋向下的,搜索终点类似圆心,无人机航线螺旋向上或向下能保证所携带设备扫过的区域不重合。警用无人机发现目标后,可提前预警并引导地面搜索警力前往处置。升降侦寻是指无人机采用沿山体的螺旋航线搜索时,应当保持与山体垂直距离前后一致以保证搜索区域无重合、无遗漏,此时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应当根据山体的起伏或升高或降低。

        2.搜索面积较小区域时的警用无人机战法面积较小区域主要是指院落、房屋、山洞、楼道楼梯等地形。由于空间所限,使用警用无人机配合地面搜索警力对微小地形进行搜索时应当以小型多旋翼警用无人机为主,将警用无人机与班组战术相融合,采用靠前搜索整体侦察的方式方法吸引恐怖分子注意力并有效预警。主要采取的战法是:闭灯降噪,靠前搜索;整体侦察,警戒配合。

        “闭灯降噪,靠前搜索”战法适用于街区、路口、山洞、隧道等地形。无人机操控员作为搜索小组成员与搜索分队协同行动,操控警用无人机靠前搜索。在搜索街区和路口时,可以控制警用无人机飞行至一定高度后,先掌握街区和路口的大致情况,之后将警用无人机降低至10~20m高度,对街区和路口以及周围建筑进行精细侦察。在搜索山洞、隧道时,同样可使用靠前搜索的方法,不同的是要更加注重警用无人机闭灯降噪的要求。由于山洞、隧道空间狭窄、光线昏暗,利于恐怖分子躲避和隐藏,地面搜索警力无法掌握其内部情况及洞穴走向,若强行搜索极易造成我方人员伤亡。因此,对山洞、隧道进行搜索时,可以使用小型警用无人机携带微光夜视设备,关闭自身光源进入洞穴,使用夜视仪对洞穴进行侦察并将洞穴内情况反馈给指挥员,指挥员再根据情况进行处置。

        “整体侦察,警戒配合”战法适用于院落、独立房、楼道楼梯等建筑物类地形。这类地形内部情况较为复杂,恐怖分子可能躲藏在建筑物的某个房间内,通过窗口观察我方人员动向,也有可能利用楼梯作为掩护,偷袭搜索警力。整体侦察就是在突入建筑物之前,无人机小组先对建筑物整体采取环绕的飞行方式实施侦察,对内置型楼梯可以先使用无人机观察每层情况,或在有楼梯竖井时,可以使用无人机自下而上移动观察每个楼层情况。整体侦察后再实施警戒,配合搜索警力实施搜索,即警用无人机侦察完一个楼层,搜索队员上一个楼层。对院落、独立房进行搜索时,可控制警用无人机升至能够全面观察院落的适宜高度,以画面能够清晰反映院落内情况为标准,对院落实施警戒。一方面,可使指挥员结合平面图对建筑物整体情况进行大致了解,选择合适的突入点;另一方面,可以吸引恐怖分子注意力,增加恐怖分子位置暴露的可能性。

        (二)封控行动中的警用无人机战法

        封控是公安边防部队对反恐战斗行动区域实施的封锁和控制,目的是限制恐怖分子内潜外逃。警用无人机空中侦察监视功能在封控行动中可以起到重要的作用,可以使封控区域更加立体,使战场监视更为全面,使封控行动更为精细。主要采用的战法是:空中巡逻,侦察游猎;悬停警戒,卡口制道。

        “空中巡逻,侦察游猎”战法适用于配合地面力量巡逻封控。警用无人机携带变焦摄像头,巡航高度200~500m,实时对巡逻路线及目标区域进行监视,起到及时发现恐怖分子的作用。当发现恐怖分子踪迹时,地面控制站将发现的情况迅速上报指挥中心。此战法有利于填补地面封控力量及巡逻力量的不足及可能产生的封控圈漏洞。

        “悬停警戒,卡口制道”战法适用于对路口、通道、建筑物等的局地封控,警用无人机在约200m高度悬停警戒,卡口制道。在城市、乡镇等地形环境中,路口、通道、建筑物较多,建筑物中容易发生恐怖分子劫持人质事件,通道更是暴恐人群行进的必要场所。当树木、建筑等地物对地面封控警力的视线造成遮挡时,此战法能够通过空中配合地面的方式对通道、要点进行控制,达到以点制面的效果。当恐怖分子使用交通工具时,移动速度会较快,留给封控组指挥员的反应时间较短,若是封控组不能及时了解现场情况,容易发生恐怖分子强行冲闯而我方人员反应不及的状况。应用警用无人机在空中对要点进行悬停警戒,能够提前发现恐怖分子的意图,起到预警的作用。

        (三)震慑行动中的警用无人机战法

        震慑行动是公安边防部队为达到不使用强制力量而控制恐怖分子的目的而采取的行动方法。

        震慑的方法和手段包括示形造势、舆论宣传、非杀伤性威慑等多种。在各种震慑方法和手段中,警用无人机都可派上用场。主要采用的战法是:往返巡飞,噪音袭扰;播撒传单,喊话攻心;强光照射,跟随预警。

        “往返巡飞,噪音袭扰”战法适用于示形造势行动。通过警用无人机低飞时产生的噪音,造成恐怖分子的心理恐慌,暗示其已经被我公安边防部队层层包围,插翅难逃。需要注意的是此战法必须与地面警力的震慑行动相配合才能发挥奇效。

        “播撒传单,喊话攻心”战法适用于舆论宣传和政策攻心行动。使用警用无人机携带抛投器或喊话器,向恐怖分子或暴恐人群播撒传单,通过喊话器喊话,可以达到动摇其意志的效果。将宣传攻心行动与警用无人机相结合,能充分利用警用无人机可充分靠近恐怖分子的优势,弥补使用传统方法喊话攻心时受距离限制且影响我方人员安全的不足,增强了恐怖分子接收我方宣传信息的清晰程度。

        “强光照射,跟随预警”战法适用于夜间抓捕恐怖分子行动。方法是使用警用无人机携带强光照射设备对恐怖分子藏匿位置进行直接照射。当恐怖分子躲藏在山洞或独立院落时,使用强光进入山洞或透过房屋窗户对其进行直接照射,能够使强光与周围黑暗环境形成鲜明反差,给恐怖分子造成强烈的被曝光、被发现的心理感觉。当恐怖分子逃跑时,无人机可在其上方时刻跟随照射并预警。此战法不仅能够起到震慑恐怖分子的作用,还对我方战斗队员起到指示目标作用,同时还会令恐怖分子视觉受到影响,使恐怖分子看不清我方人员数量、装备等具体情况,无法预测我方人员将要开展的行动,为公安边防部队下一步行动创造优势。

        (四)攻击行动中的警用无人机战法

        攻击行动是公安边防部队遂行反恐战斗任务时,对控制区域内的恐怖分子采取以武力打击为主的方式捕歼恐怖分子的作战行动。在攻击行动中警用无人机采取引导攻击和直接攻击两种方式,配合地面攻击力量行动。引导攻击是指警用无人机利用图像实传功能引导地面行动力量攻击,直接攻击是指警用无人机携带枪炮或其他非致命性武器直接参与对恐怖分子的攻击。

        1.引导攻击中的警用无人机战法

        结合公安边防部队实际,引导攻击就是在反恐战斗行动中利用警用无人机图像实传功能为地面攻击分队标明或指示恐怖分子位置或指引追击路线及方向的行动。主要采取的战法是:悬停监视标位;路线引导追击。

        “悬停监视标位”战法适用于恐怖分子被围困在相对明确的区域时。警用无人机携带精密的侦察摄像设备和高清晰度的图传设备悬停于目标区域上方进行监视,昼间可利用图传系统对目标进行标注,夜间可通过向目标发射荧光标记弹,向地面攻击分队显示目标位置,引导地面攻击分队行动。使用此战法时要注意控制警用无人机悬停在适宜的高度,至少要在恐怖分子的目视观察范围之外,以保证警用无人机使用可变焦侦察设备观察目标时的安全。

        “路线引导追击”战法适用于在城镇、居民地或其他未知复杂地形上,公安边防部队对恐怖分子实施追击时。警用无人机在任务区域上方适当高度悬停或根据恐怖分子的逃跑方向移动,通过图传系统将恐怖分子躲藏的拐角或障碍物及时告知追击分队,并快速为追击分队设计出一条便捷的追击路线,方便追击分队追击恐怖分子。此战法的重点在于对追击路线的设计,这对警用无人机操控人员的技术水平要求较高。

        2.直接攻击中的警用无人机战法直接攻击就是警用无人机携带轻型枪炮或非致命性武器直接参与对地面恐怖分子及目标进行的攻击行动。最早使用无人机携弹直接攻击地面目标的是以色列军队,其后美军也不断研究更新无人机系统,并不断使用无人机对恐怖分子实施定点清除。目前,国内警用多旋翼无人机可通过携带抛投器向目标投射爆震弹、烟幕弹等方式实施攻击,也可携带轻型枪炮打击目标。主要采取的战法是:空地合击;伴随支援;非致命性武器攻击。

        “空地合击”就是空中的警用无人机与地面担任攻击任务的分队共同对恐怖分子所在区域发起攻击。此战法适用于恐怖分子占据有利地形且对抗火力较猛时。使用空地合击战法时,警用无人机可直接担任火力压制任务,通过固定翼警用无人机携带轻型枪炮对恐怖分子实施火力打击,压制恐怖分子火力,待警用无人机实施一遍火力打击之后,地面攻击分队则迅速隐蔽接敌,展开地面攻击。使用此战法时要注意两个方面:一是确保对警用无人机的控制精度,准确判断机头朝向和枪口朝向;二是警用无人机要和地面攻击分队错开攻击时段,并与地面攻击分队保持安全距离,防止误伤。

        “伴随支援”战法适用于公安边防部队地面攻击分队将恐怖分子分割包围之后或恐怖分子向某方向逃跑时。警用无人机较强的机动性能够保证时刻跟随目标移动,随时根据需要按指挥中心指令采取空中火力压制或其他打击方式支援地面攻击分队行动。此战法中警用无人机主要担负的是伴随支援任务,因此,要尽量减少杀伤性武器的使用,避免误伤地面攻击力量。

        “非致命性武器攻击”战法适用于公安边防部队处置群体性暴力恐怖事件时。警用无人机携网枪、电击枪、爆震弹、闪光弹、烟幕弹等非致命性警械装备对目标进行攻击,协助地面突击分队抓捕目标。使用此战法时要注意:一是警用无人机小组与地面攻击分队要精确协同、密切衔接,即地面突击分队要善于抓住时机发起攻击。例如,当警用无人机使用网枪或者电击枪将暴恐首要分子控制后,地面突击分队要迅速靠近目标并实施抓捕,以防其逃脱;当警用无人机使用爆震弹、闪光弹、烟幕弹等攻击目标所在区域后,地面突击分队要抓住恐怖分子意识不清的时机立刻发起攻击,迅速控制恐怖分子。二是此战法要求对警用无人机的操控要有较强的灵活性。警用无人机使用网枪和电击枪时一般飞行高度较低,此时恐怖分子可能会向其投掷石块、水瓶等器物干扰警用无人机执行任务,这就要求操控人员要备灵活操控警用无人机进行躲避的能力。

        参考文献:

        [1]罗颖,张敏,刘军.鹰击长空织就“天网”:无人机及其警务应用现状[J].警察技术,2014(5):54-62.

        [2]徐静.固定翼无人机在新疆暴恐事件处置中的应用[J].警察技术,2015(3):88-91.

        [3]李全庆,刘颖璇.“空中哨兵系统”在警卫勤务中运用问题研究[J].武警学院学报,2016,32(1):25-29.

    [来源:武警学院学报  责任编辑:李智慧]
    • 特种装备网微信公众平台:
    • 想第一时间了解特种装备行业热点吗?请搜索“tezhongzhuangbei”或扫描二维码,立即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平台,精彩内容尽在指尖!